東西問(wèn)丨杭侃:云岡石窟何以體現中外文化交流史?
2023年05月09日 12:09
來(lái)源:中國新聞網(wǎng)

  中新社太原4月8日電 題:云岡石窟何以體現中外文化交流史?

  作者 杭侃 云岡研究院院長(cháng)


  2020年5月11日,中共中央總書(shū)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考察云岡石窟時(shí)說(shuō),云岡石窟體現了中華文化的特色和中外文化交流的歷史。這是人類(lèi)文明的瑰寶,要堅持保護第一,在保護的基礎上研究利用好。

  2001年12月,云岡石窟成功申報為世界文化遺產(chǎn)。世界遺產(chǎn)委員會(huì )評價(jià)道:“(云岡石窟)代表了公元5世紀到6世紀中國杰出的佛教石窟藝術(shù),其中曇曜五窟最早的五座洞窟是中國佛教藝術(shù)第一個(gè)巔峰時(shí)期的經(jīng)典之作!

  跨越1500年,云岡石窟何以體現中外文化交流歷史?又如何在新時(shí)代成為東西方交流的文化之橋?

  這些,還得從1500年前說(shuō)起。

云岡曇曜五窟。云岡研究院 供圖

  云岡石窟的歷史地位為何如此之重?

  公元398年,道武帝拓跋珪遷都平城(今山西大同),開(kāi)啟了北魏平城時(shí)代。439年,太武帝拓跋燾出兵攻克涼州(今甘肅武威),統一了中國北方地區,結束了五胡十六國的紛亂局面。460年,來(lái)自涼州的高僧曇曜在北魏皇室的支持下,主持開(kāi)鑿云岡石窟。

  云岡石窟在開(kāi)鑿時(shí)就給人以強烈的視覺(jué)沖擊!段簳(shū)·釋老志》在記載曇曜為五位皇帝開(kāi)鑿的五座洞窟(現編號16-20窟)時(shí)寫(xiě)道:“曇曜白帝,于京城西武州塞,鑿山石壁,開(kāi)窟五所,鐫建佛像各一。高者七十尺,次六十尺,雕飾奇偉,冠于一世!北蔽旱尼B道元在其名著(zhù)《水經(jīng)注》中記云岡石窟:“鑿石開(kāi)山,因巖結構,真容巨壯,世法所稀!

  中國佛教考古學(xué)開(kāi)創(chuàng )者宿白先生在《平城實(shí)力的集聚與“云岡模式”的形成和發(fā)展》中寫(xiě)道:云岡石窟是新疆以東最早出現的大型石窟群,又是當時(shí)統治北中國的北魏皇室集中全國技藝和人力、物力所興造……它所創(chuàng )造和不斷發(fā)展的新模式,很自然地成為魏國領(lǐng)域內興造石窟所參考的典型。所以,東自遼寧義縣萬(wàn)佛堂石窟,西迄陜、甘、寧各地的北魏石窟,無(wú)不有云岡模式的蹤跡,甚至遠處河西走廊、開(kāi)窟歷史早于云岡的敦煌莫高窟亦不例外。

第18窟東壁。云岡研究院供圖

  為什么要開(kāi)鑿云岡石窟?

  304年,匈奴人劉淵起兵離石(今山西離石),建號漢。316年,其子劉聰打下長(cháng)安,滅亡了西晉,開(kāi)啟了一百多年五胡十六國各據一方的局面,不同的政權間相互攻伐,民族矛盾十分尖銳。

  結束這一黃河流域戰亂局面的北魏政權一開(kāi)始也沒(méi)有很好地解決民族矛盾,北魏太武帝與南朝交戰,其戰書(shū)寫(xiě)道:“吾今所遣斗兵,盡非我國人(鮮卑人)。城東北是丁零與胡,南是氐、羌。設使丁零死,正可減常山、趙郡賊;胡死,減并州賊;氐、羌死,減關(guān)中賊!边@樣的政權即使以武力征服了北方地區,政權也是不穩固的。

  那么,用什么來(lái)凝聚社會(huì )共識,穩固自己的統治呢?北魏統治者找到了佛教。

  起初,發(fā)源于大興安嶺的鮮卑民族并不信仰佛教,《魏書(shū)·釋老志》記:“魏先建國于玄朔,風(fēng)俗淳一,無(wú)為以自守,與西域殊絕,莫能往來(lái)。故浮圖之教,未之得聞,或聞而未信也!蓖匕硝r卑民族在南下過(guò)程中接觸到佛教,并認為佛教具有“助王政之禁律,益仁智之善性”的功效。而佛教徒也宣稱(chēng)“能鴻道者人主也”,皇帝“即是當今如來(lái)”,于是皇帝下詔“令沙門(mén)敷導民俗”,F在北魏石窟中很多供養人行列前,都有僧人引導,就是“令沙門(mén)敷導民俗”的具體體現。

第19窟南壁羅睺羅因緣。云岡研究院供圖

  為什么說(shuō)云岡石窟見(jiàn)證了中外文化交流?

  平城是北魏絲綢之路的起點(diǎn),《魏書(shū)》記載北魏通往西方的道路里數,是以平城為基點(diǎn),北魏統一北方也為絲綢之路的暢通打下了良好基礎。北魏在統一北方的過(guò)程中不斷往平城移民,文獻記載人數超百萬(wàn),由此形成了多元的平城文化面貌,以南方人的眼光看,是“胡風(fēng)國俗、雜相糅亂”(《南齊書(shū)·魏虜傳》)。

  山西大同出土了許多外國遺物,文獻里記載前來(lái)平城的外國人很多!侗笔贰酚涊d了一個(gè)大月氏人在平城制作玻璃的故事:“太武時(shí),其國人商販京師,自云能鑄石為五色琉璃。于是采礦山中,于京師鑄之,既成,光澤乃美于西方來(lái)者。乃詔為行殿,容百余人,光色映徹,觀(guān)者見(jiàn)之,莫不驚駭,以為神明所作。自此,國中琉璃遂賤,人不復珍之!逼匠悄乖嶂幸渤鐾吝@類(lèi)本土制作的玻璃器,如長(cháng)頸壺、深腹碗、缽、小口盂等,都是典型的中原或鮮卑造型的器物。

  云岡石窟中所見(jiàn)的中外文化交流例證更多。

  1933年9月,中國營(yíng)造學(xué)社的梁思成、林徽因、劉敦楨等人調查云岡石窟,并在后來(lái)發(fā)表《云岡石窟中所表現的北魏建筑》一文指出,云岡雕刻中,“非中國”的表現甚多,或顯明承襲希臘古典宗脈;或繁富地摻雜印度佛教藝術(shù)影響,其主要各派元素多是囫圇包并,不難歷歷辨認出來(lái)的。

  他們的研究更側重于建筑和裝飾,“云岡石窟乃西域印度佛教藝術(shù)大規模侵入中國的實(shí)證。但觀(guān)其結果,在建筑上并未動(dòng)搖中國基本結構。在雕刻上只強烈地觸動(dòng)了中國雕刻藝術(shù)的新創(chuàng )造——其精神、氣魄、格調,根本保持著(zhù)中國固有的。而最后卻在裝飾花紋上,輸給中國以大量的新題材、新變化、新刻法,散布流傳直至今日!

  云岡石窟何以成為“國際文化交流使者”?

  新中國成立以后,許多外國政要和國際友人來(lái)到云岡石窟參觀(guān)。尤其是1973年9月15日,周恩來(lái)總理陪同法國總統蓬皮杜考察云岡石窟。蓬皮杜既是第一位訪(fǎng)問(wèn)中國的法國總統,也是西方國家元首訪(fǎng)華第一人,意義重大。周恩來(lái)總理在視察大同時(shí)反復強調,一定要保護好文物古跡。在這次視察中,周總理提出“云岡石窟要三年修好”。這就是云岡人經(jīng)常說(shuō)的“三年維修計劃”。

周恩來(lái)總理陪同法國總統喬治•蓬皮杜視察云岡石窟。云岡研究院 供圖

  從1974年開(kāi)始,中國投入巨資,按照“搶險加固、排除險情、保持現狀、保護文物”的原則,用三年時(shí)間完成主要洞窟的大規模搶險加固。2017年,蓬皮杜總統之子阿蘭·蓬皮杜攜夫人參觀(guān)云岡石窟,在周總理紀念室觀(guān)看了懸掛在墻壁上的蓬皮杜總統參訪(fǎng)云岡石窟老照片,還一一辨認了照片中的陪同人員。

  1977年5月,荷蘭大公主貝婭特麗克絲和丈夫克勞斯親王參觀(guān)云岡石窟。38年后的2015年10月,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與馬克西瑪王后攜三位公主在大同游覽了馳名中外的懸空寺和世界文化遺產(chǎn)云岡石窟。

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一家合影。云岡研究院 供圖

  數十年來(lái),云岡石窟接待了來(lái)自法國、英國、墨西哥、不丹、泰國、荷蘭、烏拉圭等多國政要,國際知名度與日俱增。在外國友人眼里,“云岡石窟毫無(wú)疑問(wèn)是世界藝術(shù)的高峰之一,它表明你們的創(chuàng )造精神,是貴國文化遺產(chǎn)對世界最優(yōu)良的貢獻之一”(蓬皮杜總統語(yǔ)),在新的歷史時(shí)期,云岡石窟必將為中外文化交流發(fā)揮更大作用。(完)

  作者簡(jiǎn)介:

  杭侃,1965年5月生于江蘇南通,現任云岡研究院院長(cháng)。曾任上海市歷史博物館副館長(cháng),北京大學(xué)考古文博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院長(cháng)。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考古、宋元考古、文化遺產(chǎn)學(xué)。發(fā)表《云岡第20窟西壁坍塌的時(shí)間與云岡五窟最初的布局》《河北定縣兩塔基出土凈瓶的幾個(gè)問(wèn)題》《宋元時(shí)期的地方城址》《清明上河圖再研究》等論文四十余篇。參與和組織了20多個(gè)大型展覽及圖錄的編寫(xiě)工作。曾入選中國教育部“新世紀優(yōu)秀人才支持計劃”、獲北京大學(xué)十佳教師、國家教學(xué)成果二等獎。

【編輯:任曼曼】
熱點(diǎn)視頻